相关文章

“防”不胜“防”

  单位成立了“防雷公司”,主要业务就是推销电脑防雷器。

  这一天,我和刘胜拎着一些防雷器的样品,来到本市一家上市企业——金马公司。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姓李的科长。因为打着与安全监督多少有点关系的“XX局”牌子,李科长对我们还是比较信任的。到了金马公司的业务大厅,工作人员多,电脑也多(至少有一百台吧)。我心里非常高兴,脸上却故作忧虑,不断询问李科长有关电脑安全方面的问题。

  “这么多电脑都没装防雷器,万一遭受雷击,损失怎么得了呵!”刘胜惊愕的语气令李科长有点惶恐。我则不慌不忙地掏出几份资料,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:一是某些大公司因电脑遭受雷击而酿成巨大损失的新闻报道(当然是复印件);二是我们推荐的几种电脑防雷器的宣传单和防雷试验数据(都是精美的印刷品)。李科长认真地一一翻看,最后问:“安装了防雷器真的就万无一失?”

  “放心吧,我们的防雷产品是上了保险的,万一出现雷击事故,保险公司会全额赔偿。”李科长笑着说:“这就好,这就好。我本人是倾向于安装防雷器的,但我的权力有限。这样吧,等我向老总汇报后,再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,好吗?”我和刘胜除了笑着说好,还能说什么呢?

  几天以后,李科长回话了,说防雷器的事已基本搞掂,他马上就带人过来签合同。我和刘胜那个乐呵!

  和李科长一道来的是一位戴眼镜的小伙子,还没落座,小伙子就出去了(估计是上厕所)。喝茶,抽烟,闲聊一阵后,小伙子回来了,仍然没坐沙发,而是在办公室的电脑桌旁坐了下来。我拿出销售防雷器的合同书,李科长正要签字,却被小伙子打住。他神秘兮兮地把李科长叫了出去。

  刘胜疑惑地看着我,我也睁着眼看他。等李科长重新回到办公室,他的语气完全变了:“很抱歉,很抱歉,我们不能签订合同了。”刘胜火了:“怎么回事呵,不是说得好好的么!”我的语气则很平和:“李科长,我只想问一问不签合同的原因。”李科长怎么也不愿意回答,倒是那个小伙子实话实说:“我刚才在你们XX局转了一圈,发现所有办公室都配了电脑,却没有一台电脑安装了你们推销的防雷器……”

  本版插图康永君